可见的时间

-韩国艺术家 郭洙永✖️张光范 双个展

13.10 - 11.11.2017

时间的概念因文化而异,从印度教、佛教中所传授的关于时间的轮回哲学以及许多其他的传统亚洲哲学,到西方犹太-基督教(Judeo-Christian)传统所传达的线性时间观,再到现代科技和现代文化借助新科技所提出并推动对相对性和同时性时间观念这些差异可见一斑。因此,不同的艺术作品所表现的时间感会大相径庭。

 

我们无法“voir”(看见) 时间的流逝,它无法真实触碰,然而却留下痕迹給我们追寻。艺术家的创作正是提供給我们这样有迹可循,有感可依的时间印记。

 

韩国艺术家郭洙永通过自己特别的艺术语汇再现教堂、山水这两类东西方艺术中的经典题材。每一幅画都由7到8层的画料组成,而每一层则需要3个月的时间晾干,最后通过擦刮显露出不同的色层与肌理感。

 

如果说郭洙永的作品是对于时间在宏观意义上的表现,那么张宽范所制造的图像则更呈现一种显微景观。后者采用类似的创作手法,通过对画面抛光打磨,形成一种抽象的意象,像流溢的水波,又像被风化的岩间地貌。两位艺术家通过制造作品所需的漫长时间的有型展示来表征时间。将时间可视化的同时,在他们的作品中时间本身已成为其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

 

    无论时间体现为何种形式——循环的、线性的、同步的或其他某种形式——时间在其结构内部进行的步伐似乎总是微妙地或戏剧性地动摇不定。西有奥古斯丁“时间分过去的现在、现在的现在和将来的现在”,于他,“现在”是“一个小得不能再分割的时间,仅仅这一点能称为现在,但也迅速地从将来飞向过去,没有瞬息伸展。” 一有伸展,便分别出过去与将来,仿佛一不留神就被遗忘在虚无之中。难怪,东方的苏轼也发出“哀吾生之须臾,羡长江之无穷”的慨叹。

 

    时间不论如何悠久,也不过是流光的相续,挟以艺术,在真实的永恒中作片刻停留。

 

FullSizeRender (6)

FullSizeRender (6)

image1

image1

Voyage_immobile_12-XI-80x8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2

Voyage_immobile_12-XI-80x8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2

Un_autre_voyage-16-XI-120x8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6

Un_autre_voyage-16-XI-120x8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6

Un_autre-80x12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6

Un_autre-80x120cm-Acrylique_sur_toile-2016

IMG_0644

IMG_0644

IMG_0645

IMG_0645

FullSizeRender (6)

FullSizeRender (6)

IMG_0586

IMG_0586